娇娘换夫

    我在金融部门。认识很多不同阶层的朋友,这些朋友当中亦有不少是金融内部人士,例如王丽萍小姐便是我其

    中一个好朋友,因公事认识,后来成为异性朋友,主要是大家性趣相近,同样喜欢公余时流连于风月场所。

    丽平清秀的面庞配上苗条的身段,三围玲珑浮突,走起路来婀娜多姿,简直是上帝的杰作。有这样的女朋友经

    常陪我去寻芳猎艳。丽自大方爽朗,据她说以前和我是同校不同级的同学,我比她高几级,大家都在读书。毕业后

    返回本地工作。一日晚上我和丽平吃完饭当我开车送她到其所住的银行大厦门口,她像往常一样开口邀请我上她办

    公室坐一坐。这正是求之不得的事。我随上楼,她所住的单位不算大,阿丽开后门让我进入银行内一间属于她自己

    的休息室屋内布置简简单单,很清雅。

    她倒了一杯茶给我,便入里面房间,再出来时已换过了衣服,身上穿着一件半透明的睡袍,内里的奶罩三角裤

    隐若可见,看得我坪然心动。我即时警告自己,不要存有歪念,因为我和阿丽是异性朋友,我怎可能对她打坏主意。

    阿丽坐在我对面和我聊天,她用生硬的广东话问我,现在她的广东话说得如何,我大赞说得很好,引得她呵呵

    笑,有如花枝乱坠,我又忍不住多看她几眼。她今晚喝了一点酒,两颊泛红,更是迷人,我再待下去,恐怕难以把

    持,惟有起身准备告辞。阿丽这时即走过来,要我多坐一回,教她多说几句广东话。

    她的纤纤玉手触及我的手,在近距离下,从她的身体传来阵阵芳香。我偷偷从高处向下望,在她那件低胸睡袍

    看入去,见得到里面一条深深的乳沟,她那性感的奶罩,承托着饱满的肉球,大约有三分之二裸露出来。任何一个

    男人在这种情况之下都会产生正常的生理反应,我亦不例外,感到下体蠢蠢欲动。

    阿丽已经坐在我旁边,她一手拉我坐下,对着我说话,至于她说了些甚么我已听不清楚,因此刻我已飘飘然,

    幻想着与她亲热。她似乎也察觉我有点「不正常」,问我是不是不舒服,我乘机说肩膊有点酸痛,问她可不可以替

    我按摩几下。想不到说她竟然叫我脱掉外衣,替我按摩。我快快脱下外衣,坐在梳化,丽萍走过去我后面,开始用

    双手拿捏我的肩膊。

    她果然做得似模似样,我的肩膊虽然不是真的酸痛,但被她捏得很舒服。我闭目费神,享受丽萍替我按摩,捏

    完了肩膊,她又说,要不要做一个全身按摩,可以消除疲劳。我想除了白痴会说不之外,简直没有理由说不好。或

    许淫荡的女人习惯服侍男人,所以这样做不当一回事。丽萍叫我脱去身上的衣服,穿内裤便可以。我心想,莫非她

    有意挑逗我,故意给我机会。但回心一想,又或者她真的是帮我按摩,别无其他,不过是我心邪而已。总之甚么都

    好,反正我绝不会吃亏的,于是脱去身上的衣物,剩一条底裤,丽萍叫我俯伏躺在梳化上。

    幸好是这样躺着,假如叫我仰天而躺,我的小兄弟可能受不住刺激而弹起,那时丑态毕露,如何收科。她在我

    背部开始推拿,看样子她真的学过按摩,不似乱来。跟着她捏弄我双手,我的骨节被她捏得格格作响。由于我背着

    她,看不到她的身形,视觉没受到刺激,杂念渐渐消除,小兄弟也乖乖地,没再起头。

    大概弄了几分钟,丽萍叫我反转身,我照她所说去做。我又看到她魔鬼的身材,她俯着身,双手推拿我的胸口,

    她那对胀满的大肉球在我眼前摇幌,像要冲破奶罩的束缚弹出来似的,由于她不停摇动身体,产生了热量,阵阵香

    气扑来,我实在忍不住了,下体有强烈反应,小兄弟不禁向上昂起。

    丽萍那对诱惑的肉球,距离我的眼睛不够一尺,悬垂的肉球大半边露了出来,我可以完全看清楚她那条深深的

    乳沟。我终于忍无可忍,伸出双手搂住丽萍的腰把丽萍拉下,强行同她索吻。她略作挣扎,便投入我的怀抱,我将

    舌头伸入她的嘴巴,和她的舌头接触,丽萍闭起双眼不敢望我。她那对大奶这时已压着我的胸膛,与我紧紧贴着。

    太美妙了,充满弹性的大奶,烫贴我的胸膛,随着她的一起一伏,像替我按摩。

    丽萍整个人躺在我上面,她柔若无骨的肉体,压着我的身体,令我像吃了人果,全身毛孔都张开了。我卸去她

    的睡袍,再挑开她那个浅粉红色的奶罩,一对坚挺的乳房弹出来,足有三十六寸。她一对大奶压着我的头,让我埋

    在她的乳沟,我伸出舌头去舔,沿着她的乳沟向上舔,直至她的奶头。把她的奶头含住,我用力猛吮,丽萍全身颤

    抖,发出呻吟声。桃子的奶头被我舔得发硬发胀,我又用手去搓她另一粒奶头。丽萍的大奶又白又滑,我越搓越起

    劲,她强烈扭动腰肢,叫得越来越大声。

    我探手落她两腿之间的地方,她的桃源洞已经泛滥。那条彩棉色薄薄的三角底裤,被淫水浸得湿透。我将她的

    底裤卷成一条橡筋绳一样,她浓密的黑三角呈现在我眼前,丽萍的阴毛不是很多,但大幅的阴毛覆盖着她的迷人洞。

    我需要拨开湿淋淋的阴毛,才能寻找到洞口。

    这时我已换了一个姿势,和丽萍玩六九性花式。丽萍拿着我的阳具把玩,然后放入口中,含着我的阳具舔吮。

    她的小嘴含着我的阳具一吞一吐,她的舌头撩弄我阳具顶端的裂缝,令我麻麻痒痒,有喷射的冲动。我亦不示弱,

    将头凑近她的阴户,伸长舌头去撩她的迷人洞,用舌头触及她的敏感点,使得她淫水又再汹涌而出来。我的舌头特

    长,可以深入丽萍的窄洞,她流出来的淫水,弄到我一脸都是。她的阴户有一种特殊的气息,但那是一股令人兴奋

    的味道,一点儿也不会令我讨厌。

    丽萍吞了我大半截的阳具,已顶到她的喉咙。再让她含下去,我怕第一炮会在她口腔内发射。于是我将阳具从

    她口中抽出来,叫她俯伏在梳化上,翘高臀部,让我从后面进入。丽萍乖乖像一条狗似的趴在梳化,我对准她微微

    张开的阴唇,把粗壮的肉棒缓缓塞入去。她的阴道极为紧窄,夹得我好舒服,我全根尽没在她洞内。双手捧着她一

    对大奶,非常有满足感,她的淫水随着我一出一入抽插猛流出来。每一下挺入,我都直抵她的子宫颈,乐得她大声

    呼叫。

    我冲锋陷阵抽插了七、八十下,丽萍便有了高潮。她脸颊潮红全身抽搐,两手乱抓,「啊」的一声。我仍意犹

    未尽,把她的大乳房攥在手里,继续埋头苦干,多推送了几十下,见她如痴如醉,已得满足,才毫无保留喷射。但

    这时我仍醒起她并不是我的妻室,于是抽出阳具,将白浆在她身上。

    丽萍的熊熊欲火来得快去得快,我还未尽全力她已得到高潮,不过原来好戏在后头,她享受了第一次高潮是热

    身,她回气后,到浴室冲了冲身体,赤身裸体地走出来又再挑逗我,她还告诉我可以在她体内,甚至在她嘴里射精。

    面对如此俏丽而且知情识趣的佳人,我愿意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拼了命也一定要令她绝对满意为止。

    不过男女生理机能始终有别,她很快恢复战斗力,而我的小兄弟仍处于半软半硬的状态,需要催谷。丽萍立刻

    帮我忙,她握着我的阳具,两手像钻木取火,不断磨擦。她掌心的热力传入我的阳具,令我开始有反应。阳具由垂

    直线的角度渐渐向上攀升,最后成朝天状,硬度亦有八、九成水准,丽萍叫我分开两腿,骑在她身上,然后将她两

    个竹笋乳房承着我的阳具。我的阳具贴着她的乳沟,仿似热狗的香肠夹在面包里。她来这招双奶夹棍,假如一对奶

    不够大的话,被夹者也不觉太过瘾。但丽萍那对大奶足可以包裹我的阳具,肉棒被她的肉球夹住,由于乳沟不像阴

    道有蜜汁分泌来润滑肉棒,帮助推送,所以被夹的阳具推送会较吃力。

    我叫丽萍替我的阳具加点润滑液,她亦懂得我的意思,张开口伸出舌头,舔我的阳具。她由阳具的根部舔上去,

    将我的阳具弄到湿淋淋,唾液沿着顶端往下流至根部两粒小卵。我再将阳具放回丽萍的乳沟,她双手将两个肉球往

    中间一推,把我湿淋淋的阳具夹住,我可以自如推送了。

    阳具被丽萍一对肉球越夹越硬,差不多有十成状态,我抬高丽萍得双腿,将力平的两腿分叉放在我肩膊,拨开

    她浓密的阴毛,对准她微张开的阴唇,一挺入洞。丽萍呵一声发出欢呼,她又再度得到充实。一插到底的阳具抵着

    她的子宫,她肉紧得握着拳头,呜呜地呻叫,我大力冲击十几下,丽萍的头摆来摆去,嘴巴张得大大,可能她以为

    越嘴巴张得越大,她下面的口也同时张得大,可尽情容纳我的肉棒她拼命挺高臀部迎和我的冲击,她的淫水猛流,

    减低了磨擦力,我插得更起劲。这次我抽插了百多下,她还未到高潮,我亦要忍忍忍,不能在她还未到终点便爆浆,

    否则便很丢脸。

    我改变抽插的角度,要她弯腰挺突洞口,让我插得更深入。每插一下,丽萍都呵呵大叫,抽插多二、三十下,

    丽萍已如痴如醉,像陷入疯狂状态,向我求饶。但我并不听她,继续狂抽猛插。丽萍全身抽擂,面上五官缩在一起,

    像非常痛苦的表情,阴道内天崩地裂似的将我的阳具猛力一夹,泄出阴精,昏倒过去。

    这时我亦差不多了,但我不愿意在她毫无知觉的状态下射精,于是推送多数十下,把她玩得死去活来,才在她

    体内射精,强劲的精液爆发出,喷向她的子宫。在销魂的一刻,丽萍雪白的四肢像八爪鱼似的,把我紧紧缠住。

    丽萍确实不简单,连番获得高潮,仍要我添食。结果我舍命陪美女,又多战一个回合,总共干了三次,丽萍才

    肯放我走。在第三次,我的表现特别持久,我把丽萍玩得高潮叠起,仍然一柱擎天。我打趣地说她今次惹祸了,搞

    得她欲罢我不休,看她如何收场。想不到丽萍却不慌不忙,把我的阳具衔入她的樱桃小口里,一抡嘴攻,就弄得我

    败在她的唇枪舌剑之下,精液灌了她一嘴。想象不到丽萍的性欲竟然这么强,不知我以后能否应付得来了。和丽萍

    偷情,总觉对不起她,毕竟我和她还是朋友,但无论如何,我还是理亏的一方,如我继续和她见面,我知道难控制

    自己,一再与她上床。为免一错再错,惟有避开她。她说是否怕别人知道那件事,我坦然直认。岂料丽萍说了一句

    令我吓了一跳的话。她微微笑着对我说,不怕老公知道。

    她老公知道我和丽萍上床,为甚么他竟若无其事。我实在摸不着头脑,到底发生甚么事?丽萍似乎亦看出我的

    迷惑。她向我解释原因,我才恍然大悟,难怪她老公不怪责我。原来老公和丽萍的思想开放到我始料不及。丽萍性

    欲急强,那一晚和她交手我已经领略到。而老公最近因为身体有点毛病,暂时未能满足丽萍的需求,他不想丽萍每

    晚受欲火的煎熬,夜夜难眠,让她找其他男人他又不太放心,怕有其他麻烦。

    我是他信得过的朋友,遂成为他的替身,去满足丽萍的需要。丽萍说出来,我才想起难怪近期她老公少与我一

    起去寻芳猎艳。原来另有苦衷,至此真相大白 .不过回心一想,这也没所谓呀!正是一家便宜两家着,大家都没吃

    亏。丽萍不再付钱找男妓,我又不用花钱去玩女人。既然老公授意丽萍可和我上床,以后我亦毋须偷偷摸摸,名正

    言顺地和她打友谊波,又可帮老友,真是一举两得。

    这一晚,我又约丽萍上她办公室,准备和她大战三数回合。她准时到来,她竟和老公一起来,我为之一楞。我

    暗想,莫非她老公已经恢复战斗力,不用我这个替工,所以特别和丽萍上来多谢我,我入到房,看丽萍已躺在床上,

    她上身剩下浅黄色厘士边奶罩,赤着一双珠圆玉润的藕臂和两只纤纤玉手。下身仅余浅黄色的迷你三角底裤,亮着

    两条洁白晶莹的嫩腿及一对玲珑肉脚,她一见到我就招手叫我走过去。

    看到丽萍的媚态,真是未曾真已销魂,我扑上去,先和她来一个火辣辣的热吻,她的舌头像一条小蛇,钻入我

    的口腔,和我的舌头相互交缠,把唾液送向对方的口中。我还未采取进一步的行动,丽萍已先发制人,解开我的长

    裤,伸手插入我的内裤,寻找她想要的东西。她握着我的阳具套动,我的小兄弟很快昂首吐舌,跃跃欲试。

    这时她老公走入房中,见到我和丽萍在爱抚热身,他作壁上观,看了大概三、四分钟后,他也把衣服脱掉,走

    近丽萍身边,要丽萍替他口交。我的头埋在丽萍两腿尽处,隔着薄薄的三角底裤去吻她那隆起的地方。反正丽萍的

    口也闲着,既然她老公想加入,她当然不会拒绝。丽萍拿着他的阳具凑近嘴边,张开小嘴,把一小截阳具放入口中。

    她老公的阳具呈软绵绵的状态,毫无生气。丽萍很有耐心,用口替老公按摩,舌头撩扫阳具顶端的裂缝。

    丽萍的上半身由老公享用,而我则集中她的下半身。我隔着丽萍的底裤吻了几下,丽萍的桃源洞受到刺激,开

    始流出花蜜。蜜汁将小小的三角裤浸到湿透,大片黑色阴毛浮现,我顺势扯脱那条障碍物,丽萍下体仿似大胡子,

    遮掩洞口,我用舌头拨开阴毛,然后和她两片可爱的阴唇接吻,并轻轻嚼咬。她从喉咙间发出低沉的叫声,口中仍

    含着她老公的阳具。阳具被她含吹吮吸,仍没多大起色。而她老公双手正在搓捏丽萍一对大奶,又用手指去搓她两

    粒奶头。

    丽萍的上下俱受性德刺激,腰肢剧烈扭动,挺高臀部,示意我加强接触。我将舌头撩入她的阴道,触到她那敏

    感点,花蜜又汹涌流出。她老公实在不争气,他的阳具仍处于半软不硬状态。丽萍同时在床上应付我和老公,注意

    力却集中在我身上。因为她知道老公短期内难寄以厚望,不能奢求他有好表现。我则不同,她多次和我交手,已概

    知我实力到那里。她上口含着老公的软鞭,下口被我的唇舌戏弄得心花怒放。我希望保持实力,可以单用舌头便令

    到丽萍有第一次高潮,让我可以少干一次。她老公搓着丽萍两粒葡萄子,越搓越起劲,丽萍两粒浅粉色的奶头明显

    发胀突起,她扭动得很厉害。

    丽萍的淫水汹涌,源源不绝流出,沾满我的脸颊。她老公的软鞭放在丽萍口中,丽萍虽然出尽浑身解数,也无

    法起死回生,她老公的宝贝仍旧没有起色。我舔弄她的桃源洞,长长舌头伸入去撩动,刮着她肉洞内的敏感颗粒,

    她受到我不断撩刮,身体一阵抽搐,享受到第一次高潮。丽萍高潮来临时,一老公的阳具仍在她口中,她不受控制

    地将两唇紧闭了一下,她老公的软鞭被她一咬,痛得跳起来。待丽萍松弛下来,她老公把阳具抽出,看到阳具上留

    着明显可见的牙印,丽萍刚才真的咬了他一口。丽萍向老公赔不是,请求他多多原谅,她老公没责怪她,谁叫自己

    太不争气,做个堂堂男子汉。

    我叫丽萍先去浴室冲冲身体,休息一会再战。丽萍入了浴室后,我建议她老公待会试一试上马,或者可以成功

    也说不定。他面有难色,信心还是不够,恐怕临门一脚乏力。我鼓励他不要退缩,就算后劲不继,我可以接力补上,

    叫他尽力而为。他犹豫着要不要试试,他怕自尊再次受创,但不试又心痒痒。这时他从公文夹里拿出一件东西,形

    状像一支大试管。他告诉我是最近买的壮阳器,售卖者说可以藉这支大试管令他重振雄风。

    对于这类东西,我也略有所闻,但从未见过。她老公说试过一次效果不错,趁这个机会,再试多次,如果不成

    功,也有我顶上,不用丽萍咬碎银牙。既然买了,试一试也无妨。丽萍从浴室出来,她老公要求她帮忙,协助他用

    那个辅助器,催谷他的阳具壮大坚挺,而他则用口先替丽萍口交。

    丽萍欣然答允,我坐在一旁观赏,衷心祝他成功。经老公指点丽萍如何使用那器具,两个人作六九式姿势,各

    有各做。她老公埋首在丽萍两腿之间的三角地带,用舌头去舔她两片阴唇。丽萍用大试管催老公软绵绵的家伙,她

    被老公舔弄得「依依哦哦」地呻吟,仍要替劳工的阳具做工夫。

    我见到老公的阳具似乎略有起色,开始膨胀,微微抬起头了。丽萍也露出喜悦的神色,经过一轮努力,她老公

    终于可以站起来了,他的宝贝也有六、七寸长,十分粗壮,竖起来相当有气势。这时丽萍早已动情,是时候让她老

    公的大肉棒进入了。

    她老公翻过身,跪在丽萍两腿之间,将她两腿抬起放在肩膊,找一个枕头垫高丽萍的臀部,我看到丽萍两片阴

    唇张开,像裂嘴而笑,欢迎老公进入。而他在跳动的肉棒,亦渴望入洞了,对准丽萍的肉洞一挺,插将入去,半根

    肉棒没在洞内。丽萍发出一声呻叫,一用力再向前一冲,整根肉棒完全没入。

    她老公没有即时展开抽插的动作,可能他很久没有进入丽萍的肉洞了,恐怕推送几下便泄,所以要多留一刻,

    让丽萍那湿湿滑滑的狭窄肉洞包着他的阳具,享受这温软的快感。大概停留不动了十几秒,他才开始慢慢将阳具抽

    出少许,又再插入,动作缓慢而且幅度也小,他不敢大起大落抽插,循序渐进,慢慢的一下接一下推送。

    这时丽萍处于完全被动的位置,她不能够自我加快速度迎凑。她老公推送了十几下,丽萍就被他燃点起熊熊欲

    火,她受不了慢火煎鱼的动作,她要求给她来一招观音坐莲,她叫他躺着不动,由她蹲在她上面上吞吐他的阳具。

    本来她老公想由自己控制速度,可以延长时间,无奈丽萍嫌太慢,不够刺激,惟有顺她意,将控制权交给她。仰躺

    床上,丽萍把桃源洞对准他仍竖起的大肉棒套入,她向下一压,全根没入洞内。她一上一落的动作,比刚才的动作

    快得多。就这样套动一她老公阳具二、三十下,一老公便叫丽萍暂停,他快要忍不住喷射了,丽萍磨得性致勃勃,

    那里听得到老公的恳求,仍快上快落套动。老共在丽萍还未到高潮便爆发了,在丽萍洞内喷射,白浆倒流出来,他

    的阳具迅速萎缩软化,滑出丽萍的肉洞。

    丽萍在紧张关头,老公便玩完,大为泄气。幸好我在旁已准备好随时上阵,刚才在一边观看时已受到刺激,我

    的小兄弟亦站起来,处于作战状态。她老公脚软堕马,退下火线,我即时接上,虽然丽萍的肉洞口倒流出老公滑搀

    搀的白浆,我亦不多介意,当那些的白浆是润滑剂。我一棍到底,顶贴丽萍的子宫,丽萍像条狗爬在床上,翘高臀

    部,让我由后面插入去,可以插得更深入。

    我捧着丽萍一对大奶搓捏,她的两粒奶头又胀起发硬。丽萍居然用半咸半淡的广东话呻吟叫床。我抽插得更加

    卖力,两个性器撞击,发出辟辟拍拍声。丽萍的淫水又猛流出来,好像流之不尽,弄到一床都是秽迹。抽插了五、

    六十下,丽萍叫声越来越疯狂,到了忘我境界。我两手扶住丽萍那个肥臀,下体猛力向前挺,大起大落,每一下都

    直插到底,撩及她的花心。丽萍被我抽插了过百下,终于崩溃,阴道肌肉仿似天崩地裂,收紧再收紧,夹得我的大

    肉肠亦忍无可忍快要爆射,我快快把大肉肠从丽萍的阴道抽出,把丽萍翻了过身,实行正面攻击,两条肉虫在床上

    翻来覆去,直至我在丽萍的阴道里喷入精液,才暂时平静下来。

    享受到两次高潮的丽萍,似乎意犹未尽,想再战多一个回合。她老公勉强应战半个回合,未能令丽萍有高潮,

    他显得有点沮丧。我安慰他勿灰心,表示一次比一次进步。刚开始时,他的肉肠放在丽萍口中,任她吹吮毫无起色,

    简直是废柴一条,但第二次借助仪器,已能站起来,跑了一次短途,虽然未能与丽萍齐到终点,但已有改善,假如

    再来第三次,相信有机会满足到丽萍。我又称赞他站起来时很有威势,丽萍亦鼓励一郎再试一试,她希望他可回复

    信心。

    我在想有甚么办法令老公在射精之前已可令丽萍有高潮。丽萍又入浴室冲洗身体的秽迹。我向她老公提供心得,

    告诉他丽萍像狗趴着,然后从后面干时最容易来高潮。然而以她老公目前的性能力,难以支持至丽萍有高潮他才射

    精。他想丽萍在高潮来临时仍可夹实他坚硬的肉棒。我遂建议这次由我打头阵,将丽萍放乾,才由他接力上,这样

    他要不太离谱,必定可以支持到丽萍有高潮他才喷射。

    丽萍洗得白白净净从浴室出来,也同意我这做法。接着,她老公站在一旁观战。我先上阵,用舌头猛舔丽萍丰

    满的阴户,不消三几分钟,丽萍又被我弄得淫水涟涟,这次我先来一招老汉推车,传统招式虽然没有什么技巧,但

    胜在够实用。丽萍粉腿高抬,让我握住她的脚踝。我先吻了吻她白嫩的肉脚,然后由她的玉手把粗硬的大阳具带入

    毛茸茸的肉洞不徐不疾推送,大约四、五十下之后,丽萍又开始呻吟。她这次呻吟之歌用日文唱出来,另有一番韵

    味。丽萍这个骚女人,不要说她老公身体有问题,就算一个身体正常而性能力普普通通的男人,遇着她也会吃不消。

    我自问床上战斗力顽强,尚可以驾驭她。

    由于和她老公说好我打半场,故我估计差不多时间便把丽萍翻了个身,叫她伏在床上让我从后面抽插,同时叫

    她老公热身,准备接棒入洞,她老公在辅助器帮助下,肉棒可勉强竖起之时,我随即撤退,让他补上空档。而我半

    途抽出,无处发泄,惟有把剧烈抽搐的大肉肠塞入丽萍

    的嘴巴。丽萍张大嘴巴含着阳具,我尽情在她的嘴巴内喷射,热烫烫的精液射出,直冲入丽萍的喉咙,丽萍把

    我的精液全吞掉,连剩余在顶端裂缝的一点一滴,她也不浪费,舔吃个乾净。我恐怕丽萍一会儿肉紧的时候咬我一

    口,射精之后就匆匆把阳具从她嘴拔出,不敢让她含住。

    丽萍刚才被我抽插百多下,亦已差不多,她老公再抽送多三、四十下,丽萍低沉吼叫一声,便去到高潮,而她

    老公竟然还未出精,他终于可以在丽萍欲仙欲死的景届时火上加油,这对治疗他心理是非常有帮助的,望着丽萍在

    他棍下进入高潮而昏迷过去,他的英雄感终于回来了。

    我从杂志上读到性伴侣交换这件事情,也差不多有二年了,光是读一些从各处来的信件就巳经很兴奋。见到一

    些先生和太太们的性爱相片,或者是太太们半裸或者全裸的美丽相片,更加使人心动。从这些也可感觉到夫妇们的

    性生活真是各式各样皆有。


上一篇:淫乱的庆功宴

下一篇:策划搞小姨子

色即是空 | 都市情感 | 人妻女友 | 校园春色 | 家庭乱伦 | 惊艳武侠 | 性爱技巧
警告: 此网站只适合十八岁或以上人士观看, 此网站内容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将此区域的内容派发,传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