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火3

    (十三)思君

    雪凝又苦苦守候近月了,卫云泽的行踪仍是渺茫,苏勇见她日见憔悴消瘦,实在是於心不忍,却又拿她没有办法。

    「姑娘,人是铁饭是钢啊!你总是吃的这么少,身体怎么撑的下去。」苏勇满心担忧的说道,他允诺了王爷要好好照顾雪凝,他就一定会办到,即使王爷不曾托付他,看到雪凝对王爷如此痴心守候,他能不感动吗?

    「我真的没有胃口。」

    「是不是不合口味,我让厨子煮点你喜欢的饭菜。」说是这么说,现在还有粮食可吃已属不易,真要弄点特别的食物他恐怕也无能为力了。

    「不,很合我的口味,只是我真的没什么胃口,活动量少吧!往后我的食量减半吧!反正我也吃的不多,军营内的将士们可比我更需要食物。」在苏勇的关照下,她所吃到的食物已经不知比其他将士们所吃到的精致几分了,而她这些日子以来也习惯了这样的伙食,只不过这几天食慾骤减,她也不知为何?

    「是不是身体不适?前些日子我看姑娘的胃口还不错,怎么这几天…」「我也没觉得不舒服,只是不想吃而已,苏将军不用担心,我一定会好好照顾自己,我还要等王爷回来的。」「要真是身体不舒服,一定要和我说,千万别瞒我。」「嗯!多谢苏将军。」雪凝本欲往营外走去,不料身子一软,幸好苏勇发现的快,扶了雪凝一把,才没让雪凝晕倒在地上。

    雪凝身上散发出淡淡的清香直扑苏勇之鼻,天啦!他从未在女人身上得到这种感觉,难怪王爷如此宠爱她,苏勇抱起雪凝,走向床榻,如此温香暖玉,苏勇亦禁不住想一亲芳泽,当此念头萌生,苏勇当即打了自己一个耳光,无耻!他怎么能有这种想法呢?放下雪凝,苏勇立刻冲出营帐,阻止自己再有邪念。

    好端端的她怎么会晕倒,苏勇甩甩头让自己恢复理智,找军医才是他应该做的。

    「她怎么了?」苏勇在一旁忧心的问。

    「这…」军医面有难色,可脉象确实无误。

    「说呀!急死人了。」

    「她有身孕了。」原来她是女人,难怪王爷要将她藏在这里,军医这才恍然大悟。

    「啊!」苏勇开心的笑了,「你没看错?」

    「苏将军是不信我的医术?」

    「不不,真是太好了,王爷有后了。」苏勇兴奋的欢呼着。

    「不过这位姑娘身子虚弱,需要好好调理,才能保住胎儿。」「那你可要好好替叶姑娘调理调理。」苏勇叮咛着军医。

    「属下定当全力以赴。」王爷生死未卜,就他所知王爷虽然有几名姬妾,不过尚未有子息传宗,如今这姑娘受王爷宠幸,怀有身孕,恐怕是王爷唯一的骨血,当然要竭心尽力了。

    军医离去后,苏勇看着雪凝,欣喜万分,总算好人有好报,王爷有后了。

    「苏将军,我…」不久之后雪凝缓缓苏醒。

    「姑娘躺着就好,你方才晕倒了,我请军医替你看过了。」「晕倒?」「恭喜姑娘。」

    「王爷回来了!」她有什么好值得贺喜的事呢?除非卫云泽回来了。

    「王爷还没有消息。」

    雪凝一听眼一垂,失望也在所难免了。

    「你已经怀有王爷的骨肉了。」看她失望,苏勇还是赶紧把话说清楚吧!

    「啊!将军是说我有身孕了?」

    「没错,恭喜姑娘,不,我该称您一声夫人了。」雪凝摇摇头,「我充其量不过是王爷的一名姬妾,不配称夫人的。」「不,您怀有王爷的骨肉,将来母凭子贵,倘若王爷不测,卫王府就是这孩子的…」「别说了,王爷一定会回来的。」雪凝激动的说着。

    「末将失言了,夫人好好休息,末将告退。」苏勇匆匆的离开了营帐。

    雪凝轻轻的抚摸着还是平坦的小腹,「我有他的骨肉了。」,这是一种复杂的情绪,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她本该恨他,却爱上了他,既然爱上了他,却还没来得及告诉他,却已失去他,如今是上天的怜悯还是残忍,让这个孩子在这个时候出现,本来她已经抱着必死的决心,如果卫云泽有何不测,她绝不苟活,可是却在这时怀了他的孩子,她能不替他留下这个血脉吗?

    「你在哪?为什么还不回来呢?」她从不曾这么渴望他,却在他失去行踪开始,思念与日俱增。

    ※※※

    在一个幽暗的黑洞里,就着一道曙光,卫云泽看清楚身旁打盹的人儿,「雪凝?」她怎么会在这?

    「你可终於醒了。」女子说话了。

    「雪凝你怎么会在这?」他又问了一次。

    「我是雪凝吗?你看清楚。」

    「眉儿?」是眉儿,他看清楚了,可是「你不是已经…」「死了?还是你亲手葬的。」女子把他要说的话说完了。

    「你?」

    「师兄,我确实是眉儿。」眉儿给了他一个明确的答案。

    卫云泽半惊半喜,他仔仔细细看的清楚,她确实是眉儿,「你我为何会在这里,难道是我死了。」这才是正确答案,卫云泽似乎明白了。

    眉儿看到卫云泽绝望的眼神,知道他是会错意了,「我们都还活着。」「活着?」卫云泽摸摸身上的伤,似乎都已经好了,「你救了我?」「这还用说吗?」「实在是太离奇了。」他觉得不可思议了。

    「你以为匈奴那些笨家伙能抓得到你吗?是师父帮他们的。」「师父?」真是一头雾水了,因为连他的师父应该也是一个死人。

    「噢!师父也没死,不过他要匈奴的一样东西,所以才答应帮他们。」眉儿解释道。

    「什么东西?竟然让师父对自己的徒弟下手。」「为了一个夜光杯。」「夜光杯?」

    「那不重要,汉将要败了,不知道你有没有能力力挽狂澜,你的伤已经痊癒了,你中的毒在你醒来时就确定完全清除了,你可以走了。」「走?那你呢?」「背叛师父,还有什么好下场呢?等死吧!」眉儿一副从容就义之态。

    「和我一块走吧!如果师父要追究,我们一起向他老人家求情。」「你已经不爱我了吧!」眉儿突然转移话题。

    卫云泽点头默认。

    「她叫雪凝?」他醒来之后唤的第一个名子。

    「嗯!」

    「好好待她,还有,我没死,别恨风大哥了,他是无辜的。」眉儿从师父那得知师兄要杀风树凛的事,还有这后来所发生的事,她都知道了。

    「你故意诈死?」

    「不是,只是我命大,师父救了我。」眉儿看师兄是困惑了,「别想了,再想你的军队就全军覆灭了,师父应该已经得到夜光杯了,我该走了,师兄保重。」眉儿风一般的飘出山洞,一会就不见踪影了,卫云泽只好随后也走出山洞了。

    走了一天有些迷失方向,不过就在天黑前他辨清方位了。

    ※※※

    李达接任元帅后,果然对匈奴展开如火如荼的攻击,奇怪的是,匈奴竟然没有以卫云泽来威胁他们,只有二种可能,一个是卫云泽已死,令一个就是他已经脱困,可是如果是后者,为何不见他归来呢?难道他真的已经不在人世了。

    雪凝怎么也不肯相信那么强悍的一个男人会就这么死了,生见人死见屍,没见卫云泽之前,她绝不会放弃的。

    李达的领军能力远比不上卫云泽,几次败阵,汉军已经兵败如山倒。

    「夫人快走吧!我军已经撑不了多久了。」苏勇劝雪凝先行离去。

    「不,没有见到王爷我绝不走。」

    「王爷他…」苏勇认定卫云泽已死,却不忍说出之真相。

    「他不会死的。」

    「我也不信王爷会死,可是这么久了,王爷如果脱困一定会回来,他没有回来就表示…」苏勇话到嘴边,「夫人走吧!趁着匈奴还没攻陷,我会保护你离开这里的。」这是他对卫云泽的承诺。

    「也许他就快回来了。」

    「那就再等一晚吧!明天我就保护你离开。」看雪凝如此坚持,就让她再等一晚吧!可是早晚都要死心的。

    「好吧!」

    「夫人歇息吧!」苏勇也不再多说,默默离开营帐。

    雪凝依旧站在营帐外等候卫云泽的身影,入夜了,陪伴她的却只有透骨的寒风,拉紧披风,雪凝抖擞精神继续等候。

    「夫人,夜里风大,你还是进去吧!我来等就好了。」苏勇实在於心不忍。

    「不,我要在这里等他。」雪凝倔强的说着。

    「这样是不行的,你现在的身子,可不同一般,要格外小心才是,进去吧!

    王爷若是回来了,我一定第一个通知你。」

    「这…」

    「就这样,进去吧!」

    雪凝只好依从了,她的身影慢慢的隐没在营帐里。

    大半夜过去了,还是无声无息,看来今夜希望又落空了,雪凝已经疲困的沉睡了。

    ※※※

    梦里,雪凝紧紧的偎着卫云泽宽广的胸膛,好久没有这么舒适温暖的感觉了,好甜美的梦,真希望永远都不要醒,雪凝是如此的渴求着。

    看着怀中人儿甜美的笑容,卫云泽真不想吵醒她,可是他好想念她,好想亲吻她,好想…好想和她一起洗个鸳鸯浴,卫云泽看见雪凝实在太高兴了,也顾不得一身的脏污,希望别把雪凝臭醒才好,想到这,卫云泽轻轻放下怀中的雪凝。

    「别走,别走。」雪凝拼命喊着,「不要走啊!」「好,我不走,我在这陪你。」卫云泽拉起雪凝的手放在掌心里,轻轻的抚柔着,这才让雪凝安下心来,她继续的睡着。

    多真实的感觉,她彷佛听到他的声音,触碰到他的感觉,握着她的手是那么的温暖,可是无论如何她不敢睁开眼,梦醒了,就什么都没有了,苏勇的几番欲言又止,都在在的暗示她,他已死的事实,她不相信,却只是不敢面对,她盼望奇蹟出现,可是那是多么的渺茫啊!不如就让她沉醉在这如梦似幻的梦境里吧!

    千万不要连这小小心愿都夺走啊!

    卫云泽心疼的看着雪凝,她瘦了,憔悴了,轻抚她的脸庞,雪凝的手立刻紧紧的按住他,「不要走,千万不要走。」雪凝不停的语呓着。

    「雪凝,我回来了,我真的回来了。」看她睡的如此不安却又贪恋,他再也忍不住了,他要清清楚楚的告诉她,他回来了,他轻拍雪凝的脸颊,轻声唤着他朝思暮想的人儿,「雪凝。」「别吵我,我不能醒,醒了我就见不到他了,不要吵。」卫云泽既心疼又不舍,可看看自己一副狼狈的模样,他不想雪凝看了心疼,就让他再狠心一会,他轻轻的把雪凝的手拿开,取了墙上的便袍,便飞出帐外,真奔小溪,他得先弄乾净自己。

    手中的温暖感觉没有了,雪凝失望的张开眼睛,果真是梦,可却是如此真实,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男人的味道,虽然不太好闻,可是却好像有着他的味道,难道是错觉吗?

    「不见了?」雪凝眼尖的发现墙上的便袍不见了,她惊喜的冲出帐外。

    「有鬼啊!」就在此时远处传来士兵嘈杂声。

    「夫人,你怎么出来了?」苏勇听到了士兵们的声音,冲出帐外,第一个想到的是雪凝的安危。

    「怎么回事?」

    「我也不清楚,好像是有人在溪边发现什么吧!」「河边?」「是啊!有人说是在河里发现…」王爷的鬼魂,苏勇不敢往下说,其实过了这么久,全营上下早认定卫云泽已经遭到不测了,只有雪凝一个人不肯面对而已。

    「王爷的鬼魂?」雪凝从苏勇的迟疑中不难想出原因,「我要去看看。」「这么晚了,也许是歹徒或是敌人。」「你陪我一块去就不用怕了。」

    「好吧!」反正他本来就要去查看的,如果真是王爷的鬼魂,他也要见上一见。

    苏勇扶着雪凝向溪边走去,果然见到一个健壮的男子赤裸着身子在溪中。

    「是鬼魂吗?」雪凝不信,「是王爷。」雪凝就要往前靠近。

    「夫人。」苏勇拉住她。

    「是他,我确定是他。」雪凝雀跃的说着。

    「夫人。」苏勇也看见了,可是这代表什么?如果王爷真的回来了,为什么不去见雪凝,却跑到溪里洗澡,他不是,说不定只是附近的居民吧!

    「苏将军,我一定要过去看看。」

    「我先过去查看吧!」

    「不,我要他第一个看见我。」

    「这…」没有确定那人的身分,苏勇实在不放心。

    「相信我,他就是王爷。」雪凝肯定的态度,让苏勇也有几分信服了。

    雪凝推开扶着她的苏勇,一步步走向溪边。

    (十四)重逢

    当雪凝走近时,卫云泽已旋过身伸出双手迎接她。

    「真的是你?」雪凝惊喜万分的看着他,「嗯!」卫云泽如煦的笑容,温暖了雪凝的冷凝以久的心。

    「下来和我一块洗吧!」卫云泽走出水面向雪凝靠近。

    「等等,你站着别动。」雪凝可紧张了,除了不远处的苏勇外,还不知附近又无兵士,卫云泽上身赤裸,不用想浸在水中的下半身想必也是赤裸的。

    「怎么了?」卫云泽暂时先停住,就着月光看雪凝一脸尴尬,再往远处一看,苏勇站在那,他就明白了,「苏勇。」卫云泽大声一喝。

    「果真是王爷!」听到熟悉的声音,苏勇十分振奋,便往王爷的方向奔去,「王爷安然无恙真是太好了。」「我平安无事,你下去吧!还有,不准任何人靠近这里,你明白我的意思吧!」卫云泽的吩咐让在一旁的雪凝脸倏地一红,这分明是此地无银三百两,还不让人猜测他们在此做什么吗?

    「还不下去。」看苏勇还楞在那,卫云泽下起逐客令了。

    「是是,末将这就告退。」苏勇识相的离开岸边,同时也把在溪边巡视的士兵一块带走了。

    苏勇一走,雪凝不顾一切的投向卫云泽的怀抱,卫云泽却先一步跃出水面一个旋身抱起雪凝,「不怕衣服弄湿?」雪凝欣喜的摇摇头,「只要能再见到你,我…」说着说着,雪凝梨花带泪的哭泣起来。

    「别哭,别哭,看到你时我就知道了。」卫云泽万般怜惜的将雪凝拥在怀里,俯首亲吻去她面颊上的泪水,顺着面颊往下滑移至唇,一记深情的吻缠绕着二个人,彷佛只有他二人存在,雪凝的手紧紧的搂住卫云泽的颈子,轻轻的向下滑移,「你不冷吗?」雪凝这才想起,卫云泽应该是全裸的吧!原本就因情潮而泛红的脸颊,如今更显红润。

    「不冷,如果你陪我一块洗就更好了?」卫云泽轻轻解开雪凝的衣襟。

    「这不好吧!」雪凝纤纤玉手按住卫云泽继续解衣的手。

    「不用害臊,不会有人过来的。」卫云泽轻轻推开雪凝阻碍的手,继续脱着她的衣服,就在雪凝半推半就下被脱的一丝不挂,雪凝羞的只能将头埋在卫云泽的胸怀里,卫云泽抱着怀中的雪凝慢慢的走向溪中,「我会冷。」其实只是雪凝的心理作用,卫云泽以真气温暖雪凝,所以雪凝是感觉不到寒意的,「真的会冷?」卫云泽戏谑的询问雪凝。

    「嗯!」雪凝这才注意到已经抚上她的酥胸的大手,「你好坏。」雪凝娇嗔道。

    「冷不冷?」卫云泽用手捞了一点溪水,泼洒在雪凝身上。

    突来的冷水让雪凝还是打了一个冷颤,「不要啦!」她娇嗔道。

    「先适应一下嘛!」卫云泽安抚雪凝,然后就把她放到水里了。

    「啊!」雪凝尖叫一声,逗的卫云泽哈哈大笑。

    「还笑。」雪凝嘟起小嘴道。

    「不会冷吧!」逗是逗的开心了,不过卫云泽还是怕雪凝真会冷。

    「我好冷。」雪凝故意抖着身子道。

    「真的啊!」卫云泽赶紧将雪凝抱在怀里,「还冷吗?」看到卫云泽这样呵护她,雪凝噗哧笑出声来,「回来了怎么不来看我?」「看了,你睡的太沉了,叫都叫不醒。」卫云泽抚着雪凝的脸道。

    「我果然没猜错,你是回来过。」

    「想趁你熟睡洗个澡,结果让他们把你给吵醒了。」「他们说有鬼,我猜就是你。」「所以你就来了。」

    雪凝点点头。

    「你在梦里说的都是真的?」卫云泽想起雪凝握着他的手不忍他离开的情景。

    「我说什么了?」雪凝对自己在梦里说的话当然是有印象了,难道都让他听见了。

    「真舍不得我?」雪凝说的并不多,但一声声“不要走”已蕴含了无限情意。

    「我…」雪凝凝视着卫云泽,她许过什么?只要卫云泽一回来,她一定会告诉他,她是爱他的,「吾今生挚爱唯伊人尔。」雪凝重复了一遍,苏勇转述卫云泽的话。

    「你呢?」卫云泽托起雪凝的下颚,看着她的眼眸问着。

    雪凝注视着卫云泽深情的眼眸半晌,她没有回答,但是她覆在卫云泽唇上温热的吻,已经说明一切。

    雪凝不是第一次主动亲吻他,但是他知道这一回雪凝是真心的,他用他最深情的吻回应雪凝,雪凝细滑的肌肤让卫云泽再也按耐不住生理上的冲动,放开了眷恋的唇,卫云泽沿着雪凝的颈子往下滑移到胸前,再度含住她的乳尖,雪凝松软无力摊倒在卫云泽的怀里,回味这令人心跳脸红的碰触,曾经她是那么的厌恶这种接触,可此刻她却是陶醉在这温柔乡里。

    腹间传来一个坚实的压力,那是男性特有的象徵,象徵着一种占有的慾望,雪凝十分清楚接下卫云泽所要做的,但是雪凝该让他继续吗?她不知道她现在的身体状况能允许他这么做吗?可是她不想令他失望,她犹豫不决,「噢!──」雪凝一声不自主的呻吟,似乎想阻止也来不及了,卫云泽已经提起她的一双玉腿架在他的熊腰二侧,那坚挺的慾望已经挺入雪凝的花径之中,正欲奋力冲刺,「不行。」雪凝一声疾呼。

    「怎么?不喜欢?」卫云泽缓下速度,甚至是静止了动作,即使以往他都不怎么勉强她,除了那一次的疯狂之外,此刻的他又怎能有丝毫勉强。

    「我…」雪凝支支吾吾着,她羞於启口,虽然那不是一件会令他在卫云泽面前感到羞耻的事,但是她就无法启口。

    「不是那个吧!」卫云泽猜想是女孩家每个月来的麻烦事,他并没有留意到,要真是那…「不是。」雪凝看卫云泽一脸尴尬,大概知晓他猜什么了,立刻否认。

    「那就好。」卫云泽松了一口气,「那为什么?」可他还是不明白雪凝为何阻止。

    「唉呀!」雪凝把头埋入他的胸怀里,「我…有了。」羞答答地说着。

    「有了?有什么?」这一句没来由的有了,卫云泽真是一头雾水,也难怪他从来没有这种经验嘛!

    「我有身孕了。」雪凝乾脆讲明了,省得含含糊糊更显尴尬。

    「你说你有身孕了!」卫云泽一个惊喜,全身一震,还在雪凝体内的分身也跟着一雀跃顶到了雪凝的花心,「噢!──」一个喘息声伴随着呻吟而出,「你别激动啊!」雪凝连忙提醒他,「所以…我们不能…不能…」「噢!」卫云泽短促的一个发声,「不能在这做了,不舒服的,我们回营帐去。」说罢卫云泽就要迈步离去,可是不对劲啊!他怎么不放她下来就要走了,「你放我下来啊!」雪凝惊呼。

    「我就这么抱你回去。」

    「你是可以抱我回去,可你不能就这么…这么…」雪凝怎么说,说他该拔出他的那话儿。

    「哈哈哈。」卫云泽一阵狂笑,「害臊啊!」一提劲便登上岸,却让雪凝娇喘连连,他怎么能这么狂放啊!上岸后,卫云泽脚一勾,散落地上的衣物全抛进手里,他先替雪凝披上袍子,以免她春光外泄,然后才把袍子披在肩上,「忍一会,一会就到了。」话落,雪凝还不懂他说忍什么,又一股劲得一阵快感袭来,因为卫云泽又提气振起轻功飞向营帐,期间不过一眨眼功夫,可雪凝终於明白他要她忍什么了,她确实得忍住,才让不呻吟出声,要不,要是让士兵们听见,岂不是羞死人了。

    直到回到营帐,卫云泽将她放在床榻上,才稍稍的离开了她的身体,但随即又再次挺进她的花穴中,「我有身孕了你还…」雪凝娇嗔道。

    「有了身孕,我就不能碰你了吗?」卫云泽看着雪凝发问道。

    「我不知道。」雪凝云英未嫁,再说也从来没有人告诉她这回事,她只凭自己臆测。

    「明儿个,我问军医看看。」卫云泽说的多么理所当然。

    「还问他,那…我…」雪凝已经语无伦次了,「不要问。」雪凝绯红的双颊已分不出是情潮还是羞赧了。

    「说笑的,别怕,我会温柔一点的,我想看看我的孩子嘛!」卫云泽哄着雪凝,「刚刚我看见他对我笑呢?」「谁对你笑?」雪凝一脸疑惑。

    「咱们的孩子啊!」

    「你胡说,他还没出生了,怎么对你笑。」

    「我还同他说话呢。」卫云泽继续逗弄雪凝。

    雪凝觉得奇怪极了,他到底在说什么?忍不住摸摸他的额头,「你没事吧!」「我没事。」看着雪凝慢慢垂下玉手,脸上的表情好像,没事就好,卫云泽便偷偷的开始动了起来,说是偷偷的,可只要他一动,雪凝还会不知吗?

    一声声的细声娇喘伴着粗声低吟,二个分离多时的爱侣,终於在翻云覆雨中,得到满足,「雪凝,我好爱你。」卫云泽以往是不可能把爱挂在嘴上的,可历经生死,他明白了适时的表达自己的爱意是必须的。

    「我也爱你。」雪凝受到卫云泽的诱导,也不由自主的诉说对他的情意,卫云泽狂喜的俯身抱住雪凝,但仍小心翼翼的撑着自己伟岸的身躯,别说雪凝还有身孕,就是没有也经不住他的压力啊!一个深情的吻再一次落在雪凝的唇上,他在心里发誓,他一定会爱雪凝一生一世。

    卫云泽一声低吼,在雪凝的花径里,洒下甘露。

    「你还好吧!」卫云泽不知道在自己纵慾的同时是否伤到了雪凝。

    「嗯!」雪凝羞答答的颔首。

    「我会克制自己的。」其实在得知雪凝有孕的当时,他确实有想停止的念头,但是一闪即逝,因为他实在太想念雪凝的柔情了,如今得到快慰了,才得静下心好好想想,他真的想去问问军医啊!这个时候他该怎么做才好。

    「睡吧!你一定累了吧!」雪凝柔柔的声音在他耳边轻声的诉说着,柔夷轻抚上他的胸膛,卫云泽立刻将之握住,雪凝睁大眼蒙懂的看着他。

    「你这么摸我,我会受不了的。」卫云泽解释道,惹的雪凝羞涩的收回手背转身去,卫云泽从雪凝身后环住她,把手放在雪凝仍然平坦的小腹上,「真是不可思议,这里头有我们的孩子。」「是啊!」

    「雪凝,等我凯旋班师,我就娶你。」

    「娶我?」雪凝的语气里满是惊讶。

    「对,娶你。」卫云泽强而有力的承诺。

    雪凝转过身看着卫云泽,「你要娶我?」她似乎还不相信卫云泽所说的话。

    「你不信我会娶你?」

    「我…」

    「我不是始乱终弃的的男人,至少对你不是。」卫云泽突然想起王府里那些日夜守候他的女人,心头有些不忍,不过从今尔后,他只有雪凝。

    「我以为你只是要我做你的妾?」

    「妾?不,你是我的王妃,我卫王府的王妃。」「可是,雪凝是不洁的身子。」他不是她唯一的男人,在他之前她已经给了另一个男人她的清白。

    「雪凝,不要这么想,只要你心里只有我,你就是最纯洁的女人。」心里只有他?雪凝低垂眼眸扪心自问,她的心里是否只有他?答案是肯定的,风树凛已经不存在她心里了,在这一个多月以来,风树凛已经走出她的心里了,「我的心里只有你。」雪凝很认真的回答。

    「那就够了。」卫云泽紧紧的抱着雪凝。

    (十五)画眉

    翌日清晨,当雪凝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一双温柔的眼眸,卫云泽已手肘撑着头,十分专注的看着雪凝。

    「你还没起床?」

    「等你一块起床。」

    「我这就起床了。」说着雪凝便要起身。

    「不急,想睡就多睡一会。」

    「那怎么行,我不起床你就不起床对吧!」雪凝张着慧黠的眼看着卫云泽。

    「睡的好吗?」

    「嗯!」雪凝点点头,「起床吧!」雪凝正坐起身,卫云泽也随后起身。

    意似到自己一丝未挂,雪凝拧起被子遮在胸前,此举惹来卫云泽一阵嘻笑,「呵呵呵。」「笑什么?」雪凝翘起小嘴问道。

    卫云泽转头拾起枕边的一件珍珠白的肚兜,一手扯掉雪凝拧在手里的被子,「你?」雪凝一声惊呼,卫云泽立即用吻消了她的音,同时也将肚兜覆在她胸前,并将细绳绕过她的颈子,在颈后系好,如此体贴的动作,雪凝感动的环住他的颈,二人又开始一个缠绵悱恻的吻。

    吻结束后,卫云泽轻轻挽起雪凝乌黑的秀发,在手里细细的抚摸着,他突然伸出手自床边的几台上取来一把梳子,认真的替雪凝梳起发来,「想梳什么样的头?」这话听起来没什么?却让雪凝轻笑出声。

    「是不是我想梳什么样的头都行?」雪凝笑问。

    「呵呵。」他可不是专门替女人梳头的ㄚ环,不过他偶尔也看王府里的姬妾梳理头发,换个几个花样应该不成问题吧!「你说说看。」「就梳你喜欢的发式。」雪凝随口说说,她不信他真能梳出个女人家的发式出来。

    「好。」他答的自信的很,双手也开始梳理起,让他给弄乱的发丝。

    虽然费了不少时间,不过结果却是令人惊艳的,「梳好了,你瞧瞧。」卫云泽取来一把铜镜交到雪凝手上,雪凝揽镜一看,这不是她待在王府后,每天由ㄚ环替她梳的发式,她爱素雅所以即使卫云泽送她不少珠钗金饰她都未曾用过,她只爱用一只设计精细典雅的玉钗簪在盘在头上的发髻,而卫云泽正是以此方式梳理她的秀发,令她惊讶的是,原本扮作男装而使用男性发簪,可此刻簪在发髻里的竟是她平日里用的那一支,「这?」雪凝指着玉簪问道。

    「喜欢吗?样式有点不一样,不细看看不出来对吧!」卫云泽得意的说着。

    雪凝本想取下一看,却让他即时阻止,「梳这头挺花时间的,你别弄乱了。」他说的事实话,没想到一个看起来如此简单的发式却足足花了他半个时辰,也亏雪凝有耐性由着他弄。

    雪凝莞尔一笑,打消了取下玉簪的念头,「你替我梳这样的头,那我穿什么好呢?」自从离开王府,她一直是作男装打扮的,虽身携带的除了贴身衣物外,也都是男装,难道让她身着男装却梳个女子发式,雪凝疑惑的看着他。

    「这有何难。」卫云泽跨下床,在衣箱里取出他当时刻意带的一套女装,「这不是!」卫云泽展开衣裳给雪凝看。

    一件鹅黄色的丝绸衣裳,映入雪凝眼中,雪凝惊喜的看着这件衣裳,在王府中众多的绫罗之中,她最中意的就是这件,雪凝本来要冲下床的,当她一离开掩身的床褥,下身尽泄春光,惹来卫云泽的注视,她赶紧抓过枕旁的亵裤穿上,才敢从卫云泽手里接过这鹅黄色的丝绸衣裳。

    着装完毕,卫云泽的眼里净是赞叹之意,看了月余男子装扮的雪凝,如今换回女装,值令他爱不释手,他又在衣箱里取出一个小锦盒。

    「这是什么?」雪凝好奇的看着他手里的锦盒。

    「打开看看。」卫云泽将锦盒交给雪凝。

    雪凝迫不及待的敞开锦盒,「胭脂!」雪凝惊讶的看着卫云泽。

    「虽然你不用涂胭脂就足以倾倒世人,不过女人总是爱美的。」卫云泽用手描绘着她的黛眉,「你坐下。」卫云泽把雪凝手里的锦盒摊开放在几台上,自锦盒中取出一支眉笔,正欲替雪凝画眉。

    「你要做什么?」雪凝对他的举动感到讶异。

    「你说呢?」卫云泽微笑着,眉笔已经绘上雪凝的眉,他轻轻的描绘着雪凝的眉型,不需修饰,雪凝原有的眉型就很好看的,只是再锦上添花罢了,画好一边,再换到另一边,须臾,卫云泽像是欣赏一幅画一般,用心观赏着眼前这幅美人图。

    看着卫云泽几近痴傻的模样,雪凝笑逐颜开,微微噘起嘴,「还有这呢?」雪凝指着唇道。

    「噢!」卫云泽抚身吻上她的唇,「嗯,不是这样啦!」他会错意了,雪凝不舍的推开他,「画完眉,是不是该点朱唇?」雪凝忙道。

    看着雪凝绯红的脸颊,看来是不用抹腮红了,卫云泽取来一张胭脂片轻轻放入雪凝口中,雪凝轻轻一抿,粉嫩的唇变成了娇艳欲滴的红唇,雪凝取出胭脂片,「好看吗?」她问他。

    「好看极了。」卫云泽稍稍退了二步,好把雪凝整个纳入眼里,「真是完美无暇。」尽管明白这是卫云泽“情人眼里出西施”,可获得赞美,哪有不开心的,雪凝眉开眼笑,卫云泽更是心花怒放,「真希望能早点和你拜堂成亲。」其实以他们的关系而言,拜不拜堂只是一个形式,可是卫云泽希望能给雪凝一个正式的名份,来表达他对雪凝真挚的情意。


上一篇:苏静的沈沦(上)

下一篇:扑火4

色即是空 | 都市情感 | 人妻女友 | 校园春色 | 家庭乱伦 | 惊艳武侠 | 性爱技巧
警告: 此网站只适合十八岁或以上人士观看, 此网站内容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将此区域的内容派发,传阅。